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王小帅

 
 
 

日志

 
 

胶济铁路翻车后 2小时火线救援实录  

2008-04-30 18:42: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元曲 

 

时间定格在428日凌晨441。北京开往青岛的T195次旅客列车运行至山东省境内胶济铁路周村至王村间脱线,与烟台至徐州的5034次客车相撞。当火车翻下铁轨,乘客们才猛然面对场猝不及防的灾难。当时,现场哭声震天,伤亡惨重。而救援行动,也从这一刻开始。

 

428441——500

旅客自救

村民自发援救

铁路民工自发救援

临近公安局迅速到来

 

现场的第一波救援行动来自于火车乘客的自救行为。硬座车厢里没受伤的乘客纷纷跑向出事地点,硬卧和软卧车厢里未受伤的乘客也开始竭力帮助伤者。来自青岛的张小姐回忆,她当时在14号车厢,同车厢有人发现一个车窗可以打开,此时,没有受伤的男性旅客率先爬出窗户,然后帮助车里的妇女、儿童往窗外爬。张小姐也是这样,被同一个卧铺车厢里不认识的男旅客托起来,再由已经爬出车厢的乘客拽了出去。

 

几乎是同一时间,离事故地点不到500的前坡庄村民也听见了火车事故的巨大声响,迅速赶了过来。

 

当天第一个赶到事故地点并展开救援的村民,他的名字叫张克平。

 

张克平开了个养鸡场,就住在村头,离翻车地点最近。他说自己有个习惯,每天都要早起,喝点水,然后去喂鸡。28日凌晨4点多,他听见巨响,跑出来一看,“不得了,火车翻了!”张克平的儿子叫张复兵,住得稍远一些,是村里的卫生员。这时候,张克平什么都没想,赶快去找儿子救人。“打儿子的电话,打不通,关机!他还在睡觉。我腿脚不好,就骑上三轮车去找儿子。到了大声喊他,砸门。儿子出来问,谁啊?我说我是你爹,赶快去救人,火车翻了,能救几个救几个!”,张克平回忆那个紧张的早晨,一切都历历在目。张复兵被父亲叫了起来,拿起医药箱就往事故现场跑,后来给在场的一些伤员做了简单的包扎。

 

张复兵只是一个偏僻村落里的卫生员,但他是当天第一个赶到现场的医务人员,也是这个血色清晨里最值得尊敬的人之一。

 

张克平在现场忙着救人,他和邻居张克顺一起抬出了好几个伤员,看见“满地是血头血脸的人,有个三四岁的小孩,血不拉叽的躺着,可糁人。”

 

张克平的老婆吕兰香也忙着去现场救人,她主要是搀扶一些伤势不重的旅客走出车厢在一边坐地休息。有个女乘客捂着满头血对着吕兰香哭,求她救救自己的丈夫,可是她丈夫已经被死死压在车轮下面,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这个时候,前坡庄的村民几乎全体出动,纷纷赶到现场。值得记住的,还有刘才增一家人。据说,他和妻子王爱兰救出了60多个人,还救出了一个法国的老太太。和刘氏夫妇查证时,刘才增和妻子笑得很憨厚:“哪有救那么多人,可不敢讲。是她先听见,我们就先后开门出去了。也就救了五六个人,没那么多。救人的时候,男人们负责抬人,村里的女人就是搀扶,抬人至少要4个人抬,或者6个。法国老太太,是抬了一个。”

 

前坡庄还有一个60多岁的老太太,也参加了当天的村民自发救援,大概是在场村民中年纪最大的一个,她叫彭瑞花。满头白发的老人,从列车上找到了一个孩子,那小孩才100多天,老人将他小心翼翼地抱了下来。事情过后,彭瑞花觉得自己没做什么,只是对火车翻到的声音记忆犹新:“听见声音以为打雷了,出来一看晴天。到那地方一看,惨啊,好多人都在喊,老乡啊,同志啊,帮帮我。那时候只顾得上救人。”

 

据前坡庄村民介绍,不应该被人们忘记的还有一些铁路民工,他们也自发参与了事故救援行动,和村民一起抬人救人,又悄悄消失在现场。能够记录的基本信息,只是他们来自中铁二十局,最近正在附近施工。

 

5点左右,离此最近的周村区公安局赶到现场,来了6辆车,2个局长,成为当天第一批赶到事故地点的官方救援人员。据当时参与救援的刘警员介绍,当时公安来到后,发现乘客在自救,不少村民也在救人,情况危急,于是立刻通知消防队的专业救援队。对大量伤亡者而言,第一批赶到现场的公安警员也是杯水车薪,他们只能选择先救有明显生命迹象的,已去世的只能暂时不管。刘警员还回忆道,当时来得太急,又是一大早,很多同事都没有穿警察制服,所以在当天5点到6点的第一批现场救援照片中,看不到有多少警察参与救援。

 

救人老太彭瑞花

 

张克平在自家小院

 

刘才增和王爱兰

 

张克平之妻吕兰香

 

428530——730

驰援!驰援!
消防员赶到!

120赶到!

万人大会战!

 

5点半之前,大批援兵到来,他们主要来自淄博市120指挥中心、淄博市消防支队。

 

淄博市消防支队支队长张元祥亲自带领第一部分消防救援力量到达事故现场,展开现场的搜救、侦察工作。十分钟后,消防支队共调遣特勤中队和三、四、五、六、七、桓台8个中队所有抢险救援班、10辆救援车、75名消防官兵全部奔赴到位。与此同时,120指挥中心派来了23辆急救车,到达事故地点,并运送第一批伤员转往医院。

 

作为消防员,特勤中队平时专门负责抢险救援任务,有一套专业设备,包括液压扩张器、千斤顶、腰斧、安全绳、切割机等。当特勤中队浩浩荡荡赶到事发地三公里外,副队长王勇突然发现救援车太高,有4多,而属于必经之道的桥洞才3,车过不去。没奈何,车又转到北面,那里也有一个因铁路建设留下的桥洞挡住去路。这时候,王勇非常着急,时间再也耽搁不起,他决定,所有消防员下车,背起全套设备辎重,跑步三公里,直奔事故地点。

 

幸好,在途中遇见110120的车子,各个兵种配合,由110120把消防员们迅速带到了翻车的地方。

 

当时,救援环境十分糟糕。火车车厢宽度一般在4左右,车厢翻倒之后,大量乘客被扭曲变形的铁栏杆、扶手、座椅困在车厢里,无法脱身。消防员只能从车窗里钻进去,再下到4深的倒转车厢里,一节一节车厢的做地毯式寻人。由于车厢内部已经严重变形,消防员无法自如行走,只能在内部爬行或倚靠突出物体攀援前进。

 

特勤队长王勇和他的队友宁光金被分在一个小组,搭档救人。他们记得,自己救出来的第一个旅客是位老大爷。当时担心大爷已经严重骨折,不敢用随身带的安全绳进行捆绑拉人,只能就手撕下卧铺的床单,再解下自己的腰带,做成简易担架,背着担架从窗户里钻出去。当这位老大爷被救出来以后,大概是因为那种从生到死,又从死到生的震撼和恐惧,老大爷拉住宁光金的胸口紧紧不放,痛哭失声。

 

在救人的时候,消防员使用了液压扩张器,将那些被钢铁死死卡住的旅客解救出来,有时候车厢内部太过狭小,用不上机器,就只能用随身带的螺丝刀把卧铺床栏杆上的螺丝钉一个个旋下来,再把人抱出。王勇说,那个时候,大工具能救人,小小一把螺丝刀也能救人,只要能救人就好。

 

除了王勇和宁光金这个小组,其他消防队员也在紧张救援中。有一位乘客躺在列车窗玻璃下,必须砸开玻璃,才能救人。但砸玻璃的时候,乘客可能会被碎玻璃划伤。这个时候,消防员毫不犹豫的在窗玻璃下扯起一块床单,让掉落的玻璃落在上面。乘客没有被玻璃砸伤,但扯着床单的消防员暴露在外,血肉之躯承受着飞溅的玻璃碎渣。

 

这个时候,村民也在继续参与及辅助救援。养鸡户张克平给负责疾病防治和消毒的工作人员准备了两大桶水,不过后来没用上,消毒使用的是专业消毒剂。有不少工作人员说饿了,早上来得急没吃早饭,吕兰香煮了三十个鸡蛋,给他们口中的“工作人”当早饭。事后,吕兰香笑着说:“他们都挺好,吃了鸡蛋还给钱,给我们放了二十块钱,不好意思的。”张克平没顾早饭的事,他在家里搜罗了几双鞋子,给伤者送去,“他们从火车上刚被救出来,卧铺,都光着脚,这鞋再破也比光着脚强。”

 

天色渐渐转亮,宁光金又救起了一个“很胖的老太太”。他回忆道:“那个老太太还很胖,我们必须把她的担架从路基下面抬上去。路基很陡,有七十多度,我空手上去也得靠爬,手脚并用。背着个人,怎么上?当时只要把担架固定在肩膀,人跪在路基往上爬。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那股劲,战友在旁边喊着一二三、一二三,推着我们的腰,就这样神奇的爬上去了。我想,好,又救了一个。”

 

截至730,消防员整整奋战了两个小时,找到并救出了车厢中所有仍然活着的旅客,并转交120送往各医院。在这个惊心动魄的早晨,淄博消防官兵共解救遇险群众147名。

 

宁光金展示428救援后衣服上的残留血迹

 

参与救援的淄博消防支队消防车

 

  评论这张
 
阅读(49580)| 评论(69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